二胡梁祝飞扬倾诉患难与共风雨同舟相思情

 

原创万红云

编者语:这长不过几十年的一生啊,却铸就多少相濡以沫,患难与共,风雨同舟的感情。那些平凡世界里的一世情缘,温暖着红尘人间。

年,医院医院确定诊断,妈妈身患恶性大脑肿瘤。

医生预言,生命只有三个月。

妈妈年轻的时候,过得很苦。经历过文革,和爸爸一起挨批挨斗,那段艰苦而漫长的日子见证着一个柔弱女子对家庭对爱情坚贞不渝的理念。清楚地记得,在我四五岁的时候,爸爸被五花大绑大会小会的批斗。那些人让妈妈揭发爸爸所谓的资本家的恶劣行为,妈妈说爸爸不是资本家,只是一名普通的下乡学生,没有罪行。他们看我妈妈态度坚硬,强悍野蛮地剥夺了妈妈的教师职业,和爸一起挨批挨斗。

开朗乐观的妈妈

后来,父亲与母亲都得到了平反,组织上安排了工作,可是他们没有接受,他们说浪费的时间太多了,自由了,想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们一起办剧团,写剧本,找演员,然后在镇里和县里的文化礼堂里演出。当时,他们的剧团办得很成功,演出的剧目有豫剧、黄梅戏、还有京剧,有时还请学生帮忙演出话剧,当时轰动了整个钟祥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爸妈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他们沉浸在事业的丰收喜悦里。

原以为,全家的生活可以这样平平静静幸幸福福地过下去的,那样该多好!

年,爸爸由朋友牵线去香港某艺团参加二胡演奏,当时的出场费是元一天。全家人对这件事都很高兴,唯一遗憾的是母亲要照顾我们的一群子女,不能随父前往了。年轻的时候,照顾孩子的重担是母亲;老了,照顾孙子的任务还是母亲的,母亲啊,任何时候,都是离不开以家庭为核心的任劳任怨的免费保姆角色。后来,我们的子女相继长大,爸爸也需要母亲的照顾,我们几个孩子一商量,决定各家带各家的孩子,让妈妈去香港照顾爸爸。每年爸爸妈妈从香港回来,总会给我们姐弟几个带许多礼物。妈妈说香港空气很好,她很适应那里,身体也很好!那儿出售的商品,真的就标注是真的,假的就标注是假的,明码标价,不欺不诈。每天,妈妈陪爸爸去演出,下班后,两位老人携手走在香港的街头巷尾,白发苍苍在夕阳里的暖风里飞扬。香港的女人街、旺角、花园街、兰桂坊、尖沙嘴、咘兰街、丁香街都留下了他们温暖的脚步与相伴的身影。”

二胡

两位老人,从年轻时候的坎坷遭遇不离不弃直到老年的相厮相守,这一生过得是多么的不容易,患难之时见真情,又是多么得伟大啊!爸妈他们在香港与内地之间来回往返有十多年差不多吧,那时间,二老的身体看上去一直不错的。但是清楚的记得,那是年的夏天,女儿十岁生日,爸妈从香港回来给外孙女送祝福呢。本来,妈妈又开心又快乐的,不知怎么一下子晕倒了,我们吓坏了,医院进行抢救,医生也说不出什么病,建议做脑部CT检查,检查出来的结果,无异于晴天霹雳,竟然是大脑肿瘤!妈妈怎么会得这种病啊,天啊,是医生搞错了吗?!医医院检查治疗。

于是我们带医院去检查,权威医生的话更是把我们本来抱着侥幸纯属医生误诊的想法击了个粉碎。妈妈,不但患了大脑肿瘤而且是恶性大脑肿瘤,并且到了癌症晚期,肿瘤已扩散到了脑部及颈部。全家人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妈妈她老人家也不问我们。我们不敢看妈妈,她老人家虽不问,但眼里的神情是渴望我们主动告诉她病情。

那些天,我们全家情绪激动控制不了的时候,就跑到走廊或者是洗手间里哭,哭得差不多了,再回到病房里照顾母亲。子欲养而亲不在的心情,追悔着多少子女的心。

爸爸和小外孙

医院在全医院,可是我们还是带着医院检查,结果如出一辙。我们相信了,医院里恳求医生为妈妈用最好的药用最好的方案给妈妈治疗。

医生说如果是良性肿瘤,可以采用开颅手术方案。但母亲患的是恶性肿瘤,肿瘤扩散并转移到了其它多个部位,即使这次开颅成功,也只是针对某一部位的肿瘤,对于63岁的老人来说风险是很大的,很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并且对于转移扩散到其它部位的肿瘤,医生是不会将头颅再次打开进行第二次手术的。最后医生说,老人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建议你们多陪陪她,多孝顺孝顺她老人家吧,即使走了,有你们这样孝顺的儿女她老人家也会感到很幸福的。可是,我们不愿就这样啊,后来医院进行伽玛刀手术。

母亲的头发被剃得光光的,推进了手术室。从手术室里出来,母亲被伽玛刀刺激的神经错乱不认识我们了,第二天才恢复正常。伽玛刀一星期做一次,做到第六次的时候,母亲从手术室里跑出来,问我们“孩子,妈妈得了治不好的病吧?”当时听妈妈这样问我们,我们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了,当着母亲的面哭成了一片。妈妈说:“孩子,你们都是妈妈孝顺的好孩子,我的儿女个个都是善良正直的。你们想啊,妈妈还没活够呢,阎王爷那是传错话了,放心吧,妈不会死的。这个手术啊,我每次做得头疼的象裂开了一样,孩子,咱们回家去。在家里,咱们一家人快快乐乐地过着。”

从医院回来,爸爸到处打听治疗大脑肿瘤的偏方。只要是听到有奇方,爸爸就会去试。爸爸每天为妈妈熬制中草药,一日三餐,文火细煎,爸爸常常一边煎药一边流眼泪。医生建议妈妈以流食为主,爸爸就每天早餐换着食材煮各式药膳粥。弟弟听说癞蛤蟆皮治疗脑瘤有效果,托他远在北京的朋友在同仁堂中药店里买了寄来。我们一家人都围在妈妈的身边,陪她老人家聊家常。妈妈竟然奇迹般得好多了,三个月过去了,妈妈的病竟然熬过了医生预言的仅仅只有三个月的生命期,而是生命整整延长了将近两年。

知道妈妈病情的人都说是妈妈的坚强感动了上苍!

我想,世上真有奇迹的,医学专家的预言有时候在亲情与坚强面前也未必经得起验证的。那段时光,我们家里人真开心啊,陪在母亲身边,以为再也不会分开,从此妈妈就会好起来。爸爸见妈妈的病情有所好转,就在家拉起了二胡曲,洪湖水浪打浪,东方红,梁祝,二泉映月,高山流水等等,妈妈就在旁边和唱,六十多岁的老人家,歌喉还是那么清脆动人,不知道的人都看不出来她老人家是个癌症病人。

声声诉相思

但是在年的夏天,妈妈和孩子们在后花园里玩得很开心,四季蔷薇开得娇艳而清香。我则在家里的客厅里铺了凉席,坐在那里看着落地窗外正在花园里陪孩子们玩的妈妈。风吹过来,凉爽惬意。忍不住一阵倦意上来,我就睡着了。等醒来之后,发现妈妈和几个孩子都睡在旁边,看他们睡得那么香,当时实在不忍心喊醒他们。

后来,妈妈和孩子们都睡醒了,妈妈说:“怎么睡在客厅地板凉席上了?不过,很舒服呢。”但是,当天晚上,妈妈就怎么也睡不着,她说脚麻了,腿也不听使唤了。第二天,妈妈不能下床了,我一想,就急哭了,一定是昨天中午在客厅里睡着了凉着了的缘故。我后悔啊,当初怎么就不喊醒妈妈呢?”

妈妈喜欢花与音乐

都怪我,当时没有照顾好妈妈,但追悔莫及。母亲病况越来越重,但不管病情再恶劣,母亲的大脑与思维还是清晰的。我们全家轮流守在母亲的身旁,在她老人家弥留之际,她的眼里瞝满了泪水,但是面容却是由衷的微笑,她说“儿啊,都别难过了,自从妈得了这个病,你们和爸爸辛苦了,你们陪在妈妈身边的这些日子,妈妈心里就在想,这老天还真的有人情味,让妈又活了这些年。不是你们的照顾,妈妈只怕早就走了,也撑不过这二年啊!和你们相守的这两年太难得了,是上苍的眷顾啊。”经过抢救,母亲还是离开了我们,妈妈一生善良,始终怀着一颗善良感恩的心,即使是在弥留之际,她最牵挂放不下的是与她相守大半辈子的丈夫和她的一群儿女。

夕阳西下,蔷薇花间,爸爸满头白发被秋风吹起,银丝飘扬。二胡曲《梁祝》忧伤缠绵,如泣如诉。妈妈踏音而来,笑若蔷薇。爸爸的二胡越拉越快,越拉越快!乐曲转瞬间化为《赛马》!在“得得”的马蹄声中,回到他们20多岁的青春韶华。妈妈口里喊着“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的跑步口令,带着学生们晨跑。她白皙的脸宠,乌黑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晨雾,两条粗粗的麻花辫在肩膀上欢快地跳跃着,伴随着青春的步伐。



转载请注明:http://www.bqmpk.com/wazz/30499.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站简介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版权申明
    鄂ICP备20000666号-1

    当前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