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光作品爱的接力,越追越上瘾

 

第一章

一、临终托付,一个妻子未了的牵挂

22岁的汪小蒙出生在山东聊城,卫校毕业后医院当外科护士。

2010年3月9日,上午10时左右,刚给病人配完液的汪小蒙忽然听到同事的呼叫声:“汪小蒙,快!快到急救室!”

是交通事故。送进来的是一个年轻女人,微胖。她双目紧闭,口里吐着鲜血,浑身是伤。汪小蒙紧紧跟随在急救室主任的身边,对伤者进行紧急的施救。

在施救的过程中,女人的双手不停地挥舞着,口中间断地叫着:“包——包——”这时,站在一旁的一个女孩赶紧把手中的女式挂包塞到她的手上。女人的手刚抓着包,眼睛忽然就睁开了。她环视了众人,最后的眼光落在站在她左侧的汪小蒙身上。

女人伸手把包移到了汪小蒙的手上,眼睛直直地看着她,用微弱的气息说:“求你——救他——”汪小蒙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她的话,只见女人一阵急喘,然后晕了过去。

医生又急忙展开施救,但这一次,已经回天无力。随着医生遗憾的宣布,伤者已经去世,急救室内一片吁嘘。闻讯赶来的一个年龄稍长的女人当场晕了过去。

汪小蒙收拾了急救工具,看到刚才女人递给她的包。她拿起包,想了一下,弯下身用手抚了抚女人没有闭紧的双眼,叹息着说:“你安心的去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临终所托的是什么事,但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帮你完成的!”很奇怪的,听了汪小蒙这话,女人的眼睛居然自动地闭合了,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晕倒的女人醒了,在她的哭泣中,汪小蒙知道了她是去世的女人的姐姐,而去世的女人叫路欣。医院的脑科病房里,还躺着一位病人,他是路欣的丈夫,叫刘晓枫。刘晓枫患了脑瘤,却一直忙于工作,不肯做手术,直到脑瘤压制了视神经,几乎失明,才在路医院。

2010年3月8日,刘晓枫刚刚做了脑瘤手术,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3月9日上午,路欣回了家一趟,医院的路上就遭遇了车祸。这样的打击,一个健康人都接受不了,何况是一个重症病人!也许,这正是路欣最后的时刻发出“求你——救他——”这样的请求。

急救室又传来叫喊声,汪小蒙把手里的包递给了路欣的姐姐,告诉她这是路欣临走前塞给自己的,然后,汪小蒙又匆匆跑向急救室。

二、续写情书,百封情书是爱的见证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汪小蒙意外地看见路欣的姐姐,还有另外的几个人在科室等她。看见汪小蒙,她强笑着跟汪小蒙打了下招呼,可是等汪小蒙说了几句话后,另外几个人竟异口同声地说:“像!像极了!”汪小蒙惊讶地看着这些人。

路欣的姐姐说:“我叫路萌,这几位是我的亲戚朋友。昨天晚上,我把欣欣留下的包看了一下,发现里面除了手机和证件外,还有一本厚厚的笔记。笔记是欣欣写给她丈夫的情书,有33封。医院的表妹说,欣欣临终前,没有把包交给离她最近的表妹,反而把包交给了你。昨夜,我一直在想,欣欣为什么要这样做?想了一个晚上,我想通了,因为你说话的声音很像欣欣!我想,她可能听到你说话的声音了,所以她未了的心愿,想求你帮她完成,因为,现在晓枫还在重症室,眼睛还看不见,但他需要他的妻子,确切地说,是需要他妻子的声音。所以,我们,想请你帮个忙,假扮一下路欣,让晓枫顺利康复。我知道,这个请求有些过份,但是,我们都不忍心这个时候告诉晓枫,欣欣没了——”

汪小蒙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她一下子无法消化这么多。过了很久,她才理清了头绪,说:“你们,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路萌说:“好的。这就是欣欣留下的笔记本,你看一下,好么?”汪小蒙点了点头,接过了笔记本。

下班回到家里,汪小蒙来不及吃饭,就坐到沙发上,认真的看起那本情书来。第一封情书是这样写的:亲爱的枫,你还记得吗?婚前,是你用一百封情书征服了我,让我放心的做了你的新娘!可现在,换成是我给你写情书了!因为,我用口头的语言改变不了你的固执!你说,那样的病是个无底洞,你不愿意拖累我。可是亲爱的,如果换作是我患了病,你会同意我这样做么?你会同意我就这样在家里“等死”么?你在婚前写给我的情书里说,一百封情书,是代表一百年,你要和我相守一百年!可现在,我们才结婚三年,你就想这样弃我而去么?你做人怎么可以这样不讲信用……

汪小蒙只看了一封,就觉得心头发热,喉咙咽哽。她花了一夜的时间,把情书看完。一夜的时间,也让汪小蒙做了决定——她决定完成路欣的心愿!

第二天,汪小蒙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路萌。在电话里,路萌泣不成声,只是一个劲地说着:“谢谢你!谢谢你!”

接下来,路萌告诉了汪小蒙许多有关于欣欣的情况。因为她们姐妹一直很亲密,路欣有什么事,都会和姐姐路欣分享。

刘晓枫手术后第三天,汪小蒙以路欣的身份来到了他的身边。因为刘晓枫手术后的危险期还没有过,汪小蒙特地请了一周的年假,这样她就可以24小时守在刘晓枫的身旁。

尽管做了好多的准备,汪小蒙第一次走近刘晓枫的身边时,仍然很紧张。甚至,她叫的一声“枫”都禁不住声音发抖。刘晓枫发现了她的异样:“欣欣,你声音怎么变了?”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好在汪小蒙很快反应过来,她说:“我这两天有些感冒了,而且,看到你醒来,太激动了!”

解释听起来合情合理,刘晓枫轻轻地叹息一声:“宝贝,辛苦你了!”这话,让汪小蒙有些脸红又差点落泪,她没有说话,只是握住了刘晓枫向她伸出的没有输液的右手。岂料这一握,又出了问题:“欣欣,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汪小蒙吓出了一身冷汗。

路萌这下也反应快,急忙说:“你想啊,你这一住院,欣欣自然着急和担心了,能不瘦吗?你要是想她胖起来,赶紧把身子养好了啊!”

刘晓枫握着汪小蒙的手,加重了力气,然后,他抬起手头,抚了抚她的脸,说:“都是我不好!我答应你,快快地好起来!”汪小蒙也咽哽了,她说:“好!”

汪小蒙本身是护士,护理起病人自然轻车熟路。但这个病人又是特殊的,因为,她的身份,是他的“妻”啊!所以,让汪小蒙尴尬的,倒不是护理,而是她和刘晓枫的单独相处。

(温馨提示: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

第一晚陪伴刘晓枫的时候,汪小蒙坐在和他相隔的那张病床上。刘晓枫就伸出右手,说:“欣欣,你在哪?”

汪小蒙只好走过去,把手放在他的手掌里。刘晓枫握着她的手:“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感觉踏实!”然后又说:“今天,你还没给我念情书呢?你说过,我做完手术,你每天都给我念情书的。还有啊,你说过,你也要给我写一百封情书的。”

汪小蒙有些傻了:这可是她不知道的事!而且,路欣的笔记里写了那么多的情书,她到底给他念了几封?如果念错了,刘晓枫那么敏感,一定会觉察到的。

汪小蒙想了一下,说:“那你还能记得你在手术前,我给你念的最后一封情书吗?我打赌你都记不得了!”

刘晓枫说:“瞎说!你给我念到了第12封,不信,我背给你听——你还记得吗?有一次我们去郊游……”听到这里,汪小蒙就明白他背的是哪一段了。汪小蒙接着笔记的念了下去:亲爱的,你还说,你要带我去洛阳看牡丹,因为我从小喜欢的那部电影,叫《牡丹仙子》……

汪小蒙在路欣的笔记里看到,她也要给刘晓枫写满一百封的情书。可是,她只写了33封啊,还有67封没有写的,要怎么办?为了能够假冒得真实些,汪小蒙只好去找刘晓枫的父母,让他们把刘晓枫从小到大的事情给她讲讲。汪小蒙仔细记录下每一个细节。依着那些往事,汪小蒙好似走进了刘晓枫的生命,她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比路欣还“了解”他!

情书可长可短。汪小蒙用了二周的时间,才完成了路欣的心愿——给刘晓枫写下百封情书!除了参照刘晓枫父母所讲的,汪小蒙还从两人的日记里搬了些“甜蜜记忆”!刘晓枫对这些情书没有丝毫的怀疑。他也不能怀疑,因为那些童年记忆,那些相恋时光,都是属于他和路欣的秘密!

情书的关总算过了,可接下来的事情更让汪小蒙尴尬。那天,刘晓枫对汪小蒙说:“欣,我的下身好痒,你帮我挠挠。”汪小蒙应了一声“好”。可是应过之后,她自己就愣住了。她还是个未婚的大姑娘啊,连男朋友都没有,现在却要给他挠身子?

汪小蒙几乎是闭着双眼给刘晓枫挠庠庠的,好在刘晓枫的眼睛看不见。即使这样,汪小蒙的脸仍红得像西红柿一样。汪小蒙走到走廊里,好久才平息自己的心跳。她强迫自己想,就把刘晓枫当成她的一个病人吧,不要想太多。

一周后,汪小蒙要上班了。她对刘晓枫说,现在他的手术做好了,她必须去挣钱来还医药费,她找到了一份轮班制的工作,每天工作八小时,下班之后,她就回来陪他。

虽然舍不得“路欣”不在身边,可刘晓枫也知道钱的重要,他答应了。汪小蒙回去上班后,刘晓枫总是烦燥不安,但只要一听到汪小蒙的声音,他立即就安静下来。

汪小蒙觉得这样对他的康复不好,于是想了一个办法,她把那些情书录在一个小型的DVD里,她上班的时候,就让晓枫的父母或者路萌放给他听。这一招果然管用,刘晓枫的情绪不再出现波动,康复也明显起来。

三、病愈真相,爱的接力伴你前行

2010年5月8日,是刘晓枫解除绑带的日子。这一天对于汪小蒙来说,既紧张又欣慰。她不知道,自己将怎么面对看眼睛“复明”的刘晓枫!

解除绑带前,刘晓枫紧紧的握住汪小蒙的手,他说要在睁开第一眼的时候就能看见他的“宝贝”。可是,当刘晓枫眼开双眼时,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路欣”。他惊吓得松开拉着汪小蒙的手,用眼光四处寻找,却找不到他熟悉的那个身影。他发疯的抓住每一个人问:“欣欣呢?我的欣欣呢?”然后,他推开众人,冲出了病房。

汪小蒙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她想过许多种刘晓枫的反应,却料不到他这样的激烈。可是,他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过度的悲伤啊!晚上,她试着给刘晓枫的父母打电话,才知道刘晓枫把家里的东西掀了个翻天,他抱着路欣的相片痛哭,然后不吃不喝。汪小蒙放下电话,匆匆地赶到刘晓枫的家。

一进门,发现刘晓枫居然在喝酒!汪小蒙的心难过极了,但是她不知道怎么样安慰他。也许,再多的安慰也没有用,他现在最需要的是自己想得通!汪小蒙一把抢过酒瓶,对着刘晓枫吼了起来:“你疯了!现在的身体情况你还喝酒?你的心里难受,难道大家的心里不难受么?你知道欣欣临终前对我怎么样托付的么?她让我救你!救你!你懂么?她连死都不放心你,你却这样回报她!为了你康复,大家费尽了心机。为了瞒你,大家每天强装着笑脸,你觉得大家的日子好过么?如果你真的想辜负欣欣的一片心意,你就自己看着办吧!”说完,汪小蒙把酒瓶狠狠地摔在地上,转身跑出门去。

第二天,汪小蒙在自己的科室门口看见了刘晓枫。他的神情暗淡,看见汪小蒙,他脸上闪过一丝愧疚:“我来是想要回欣欣的那本笔记!”汪小蒙听完,心头一酸,她转身走进办公室,从自己的包里取出那本笔记,无言地递给他。

刘晓枫接过笔记,转身就走,忽然想起什么,又转过身来,对汪小蒙说:“这一段日子,谢谢你!”

汪小蒙看着他萧然的背影,自己禁不的流下泪来。她想,这一切,都过去了!她只当自己做了一件好事,从此,她是汪小蒙了,不再是“路欣”了!

可是,有些事,你越想忘却,记忆却越深刻。汪小蒙怎么也忘不了刘晓枫,医院相伴相守的日子。虽然刘晓枫把她当路欣,但是那些情意切切的话语,那些紧握着她手的时光,却是真真切切的活在她的记忆里。许多个夜里,她甚至都梦见路欣来找她。梦里的路欣哀伤而可怜楚楚地看着她,总在重复着一句“求你——救他——”。惊醒过来时,汪小蒙总会出了一身冷汗。

汪小蒙决定去看刘晓枫的时候,刘晓枫的母亲正好给她打来了电话。电话里,老人泣不成声:“姑娘,你能不能再救救他?他现在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致,虽然人活着,可跟死没什么两样呀——”

汪小蒙再一次走近刘晓枫的身边。她拿起那本笔记,对刘晓枫说:“这本情书里,欣欣只写了33篇,我却写了67篇。欣欣已经去了,她把你交给我了!所以,以后,你是我的了!你只能听我的!从现在开始!”

刘晓枫呆呆的看着汪小蒙,眼里却放出惊喜的光芒来。在汪小蒙的监督下,刘晓枫开始遵从医生的建议,进行新一轮的康复治疗。这一次,刘晓枫没有拒绝让汪小蒙陪伴在他的身边。他乖巧得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切听从汪小蒙的指挥。直到此时,汪小蒙才明白,从接受路欣的临终托付开始,自己这一生,注定和刘晓枫纠缠不清了!

刘晓枫在汪小蒙的陪伴下,慢慢地走出了失去妻子的伤痛。他对汪小蒙充满了感恩,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但他不敢多想,只是把这种情感压在心里。经过半年多的疗养,刘晓枫终于再次走上工作岗位。

2011年中秋节的前一天,汪小蒙陪着刘晓枫来到路欣的墓前。这是妻子过世之后,刘晓枫第一次面对她。看着妻子依然笑脸如花的面容,刘晓枫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汪小蒙抹了抹眼泪,扶起刘晓枫,对着路欣的墓相郑重地说:“欣欣,你安息吧!我会遵守对你的承诺,按照你的心愿,永远替你陪伴在晓枫的身边!”

风轻轻的吹,拂过路欣的笑脸。汪小蒙仿佛间,又看到路欣的嘴角扬了起来,就像她临终时,汪小蒙捕捉到的那一丝笑意。

(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转载请注明:http://www.bqmpk.com/wadwh/31547.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站简介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版权申明
    鄂ICP备20000666号-1

    当前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