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韩国三星经济奇迹背后的血泪脑瘤女工

 

北京那个医院白癜风最好 http://www.xftobacco.com/

79名工人因重病离世、据称上百名活着的工人余生失去自理能力,有的家属继续抗争,有的家庭无奈放弃……

世人皆认为,三星集团等财阀撑起了韩国经济,造就了令举世羡慕的“汉江奇迹”,促使韩国在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高速发展。然而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三星就爆出多起半导体厂工人患癌的事实。

三星的风光背后,被指只为追求产量,漠视工人安全,有关工人的患病的诉讼及赔偿拖拉十余年,至今仍未完全解决。为此,香港01记者奔赴韩国,了解三星集团患病工人被经济奇迹掩盖的病痛与抗争之路。以下为专访文稿摘要:

家住韩国春州三星前工人韩惠琼,因为表达能力眼中受损,她的母亲金时女女士成为她面对媒体的代言人。

我们约了金时女于首尔江南区见面。比起40岁的女儿,这位六旬母亲看来十分矫健,她推着轮椅急步而来,跟我们打过招呼后,把轮椅上的韩惠琼安顿在示威帐篷里。韩惠琼很瘦削,如果她是健康的,个子应该颇高;但是目前的实际情况是没有别人搀扶,韩惠琼难以自行站起,只能扶着妈妈短短站立数秒。

每个星期六,她们都会来三星总部外留守示威,从年至今的12年来从未放弃抗争。韩惠琼在年确诊患上脑瘤,经过切除脑瘤、化疗电疗等治疗后,对小脑已造成无可挽救的伤害,现时肢体协调、身体平衡、控制随意肌都出现问题,以至说话及进食都有困难。整个访问过程,韩惠琼都能听进去,也了解,不过都是妈妈代答,只间中吐出几句含糊不清的语句,妈妈细心听懂了才向我们解释。

三星总部所处大街满布闭路电视,两个搭在灯柱上的是三星要求加装来“监视”示威帐篷的。5月刚至,帐篷里闷热非常,书架、枱、床铺及各种物资积得满满,不禁让人心里想,他们在这里待了几个寒暑?中午进食自制三文治时,韩惠琼吃得有点笨拙,金时女便把三文治按扁再放到女儿嘴边,让她逐口咬。金时女说,女儿进食时也控制不了咬合的力度,吃东西偶尔咬伤牙肉或舌头,她其中一边镜片模糊了,原来手术后遗还有视力受损,双眼影像会出现重叠,所以要刻意遮盖她的左眼。

不过,相比旁边海报上的79个名字,韩惠琼或算是比较幸运了,他们是已病逝的三星工人,大多是因罹患癌症或白血病而死,当中不少人离世时才不过二十出头。像韩惠琼般疑因工作患上重病的更数以百计。

由青春走向生病

每个星期六,韩惠琼母女俩九点半左右便会由春川的家搭火车到首尔,再转搭伤残人士专用的士,花约莫三小时才能来到江南区。年,18岁的韩惠琼从高中毕业,学校给他们派发求职申请表,都是三星、现代等大财阀的招聘计划。云云大企业之中,三星要求最高,也是工资最高的一家,只有部分成绩优异的学生才能考进,韩惠琼找到这份工,家人都满心欢喜。当然,高中毕业生不可能是做MT(见习行政人员),而是被分配到各地工厂里当工人。韩惠琼那时月薪有一百万韩元,按现今汇率计算是大约美元,对当时的韩国中学毕业生来说相当不俗,但入职不久后便发现之所以人工高,乃因三星的工时特别长,工作艰辛程度也是难以想象,更没想到的是她一步一步走向生病。

韩惠琼被派到生产LCD面板的半导体厂,厂里的机器需要24小时运作,工人要轮班。金时女说,女儿当时职责是处理次货,过程中不时吸入化学物质,工人们当时都没为意自己吸入有害物质,心里总觉得三星作为国家最大企业之一,“不会这样对待我们”,直至看到身边的同事一个接一个出现毛病,才开始生疑。金时女指,工人都被要求穿着全密封式白色保护衣和口罩,但这只为防止工人的汗液、口水、尘埃沾到产品,但完全无法阻止他们吸入有害物质,而且化学物也会穿过手套渗入皮肤。

事实上,韩惠琼在进入三星头三个月后已出现生理周期问题,其他工友部分亦有同样情况,但她们都不以为然。三年后,韩惠琼的经期完全停止,皮肤也出现问题,看医生后康复了又继续工作,直至年才离职。之后,韩惠琼在生果店打了两年工,期间开始发现自己的身体协调出现问题,又不时头晕发烧,四处求医及检查,连精神科都看过,最终在年确诊是小脑位置长了脑瘤。

三星不准工友探病

我们跟她们返回春川的家,这天恰巧是韩国“黄金周”假期首天,火车上挤满前往春川一带的郊区过周末的年青人,车厢异常挤拥嘈吵,幸好觅得座位让两母女靠着坐,可以闭目睡一会。到达南春川车站再转乘专用出租车,好不容易回到家前,最后一段路还是最吃力,就是行楼梯上三楼的家。梯间散发一阵旧楼房的酸臭味,妈妈为韩惠琼戴上手套,让她抓着扶手借力,每踏上一级,韩惠琼身子抖动得厉害,她却没有停下来,很心急的再跨一步,妈妈在背后支撑她的重量。能够稳站起来,已是一种福气。

她们住的是一个两房一厅的小公寓,家里还有韩惠琼的弟弟。金时女说一直以来投入这场抗争,尽管可能没结果,但家人都很支持。有关这些“受害人”,三星电子行政总裁权五铉在年向一众患病工人正式道歉,并成立第三仲裁机构确定赔偿对象及相关金额,但他同时强调,道歉不代表三星工厂所使用的化学物,与工人患癌有直接关系,三星也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公开厂内使用的化学物质。美联社去年的调查报告亦指,执法部门容许三星拒绝公开工厂所用化学物的关键资料,令患病工人及家属在诉讼上难以提证。

金时女说,女儿病倒后,医院探望,但其后三星开始干涉,不准工友再联络她们。她又指责朴槿惠政府包庇三星,令事件拖延超过十年都未能解决,爆出三星与崔顺实的贿赂案令受害者家属格外愤怒,说:“三星不愿赔偿我们,却用十亿韩元给郑维罗(崔顺实之女)买马匹。”

她们家里也摆放三星家电,因为再痛恨这家公司也摆脱不了。金时女说他们不主张抵制品牌,认为这不是应有的抗争手段。事实上也抵制不了,世界上其他国家普通民众的家中都免不了总有几件三星产品,何况是生活在“三星共和国”的她们?韩惠琼确认诊脑瘤至今已经12年,金时女认为现时已见曙光,三星继承人李在镕被捕,新总统文在寅在竞选期间亦承诺会处理事件。

抗争路太辛苦,女儿叫过妈妈放弃但妈妈不愿,即使认命也好,三星是错,就要据理力争到底。她们似乎对接受访问已经熟练非常,讲述这个故事相信已过百遍,即使触到痛处也不会掉泪了,但记者要求她们展示一些韩惠琼还健康时的照片,很于心不忍。妈妈要翻开那旧相簿看见女儿健康时的模样,心有多重?捱过顽疾,终身背负身体障碍,把不怕别人目光坚持抗争,需要多少勇气?

《香港01》就事件向三星环球新闻部查询,他们回应表示,有韩国员工在三星半导体工厂后患上顽疾及逝世,三星承诺与受影响家庭合作及帮助他们。年12月成立了由一位前最高法院大法官领导的第三仲裁机构,监察三星与相关工人组织谈判,三星电子应仲裁机构建议,成立亿韩元的基金,援助受影响工人、加强工厂安全。截至年,在超过名申请人之中,有人已获发金钱援助。三星与SHARPS去年中成立了第三方申诉委员会,将对三星电子旗下所有半导体设施进行审查。

声明另强调,没有科学证据证明工厂环境与工人患病有直接关系。三星电子向患者提供支援,是因这是正确的事,而并非因法律责任或有法庭颁令。

本文由星火记者联盟(

转载请注明:http://www.bqmpk.com/wadwh/23680.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站简介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广告合作 网站地图 版权申明
    鄂ICP备20000666号-1

    当前时间: